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1

人类语言中的死亡,只在这个体系中拥有意义。

成为人类后,荔思才明白使者那时描述的,原来是人类的“死亡”一词。

不知道使者的外表,不知道使者的语言。

在索拉斯,遥遥相隔的一个照面,就足以知晓全部。

对星球没有任何称谓,对星球上的任何东西都没有称谓,称谓没有任何意义。

没有眼睛耳朵也不会混淆,它就是它,它们就是它们,流动着,都被知晓。

索拉斯的语言,是透明存在着的。

现在,成为人类的荔思,要用人类的语言来描述那时他获知的一切。

使者,来自契罗星,在使者口中,他是契罗的卡彭拉,类似于人类的“使者”,依靠卡萨达的未死躯体作为点位跃迁。

多次跃迁后,终于见到了索拉斯。

“索拉斯”,是使者取的名字。

在使者感受中,索拉斯在宇宙里静静漂浮着,发出低吟。

“几次跃迁我都听见了呼唤,就像这样。”使者用契罗语复现那声音,荔思接收到,但无法感受到。

“那我就用这来标记你的星球——索拉斯。”

那时并没有时间这一概念。无法推断使者来的间隔长短,但在标记后断断续续再见过几次,有时交流很多,有时交流很少。

使者是荔思遇见的第一个索拉斯以外的东西。

由此知道了原来还有那么多那么多存在着。

契罗,是契罗星语言中“宝物”的意思。

卡萨达是契罗星上的低智生物,少而珍贵。

在使者之前已经有了很多代卡彭拉,帮助契罗拓展了认知域。

比如一颗叫“地球”的星球,星球上有一种叫“人类”的生物,拥有较为复杂的多重语言,也在进行类似的探索认知。

“人类的语言中有一个词语——死亡。我无法在我们的语言中找到合适的转换来描述,契罗语中有类似于中断交替的表达,但无法对应上死亡的含义。

对人类来说,死亡是很可怕的东西。他们有很多神,来指引死亡的那端。死亡如果发生在契罗,那应该是交替失灵,彻底断裂吧。

如果让我针对索拉斯来说,大概是下次来时,你已经不在了。”

如果使者再次去索拉斯,那对使者来说,我应该就是死亡了吧。

荔思抱着双腿,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《点击报错,无需注册》